人间无此景应在广寒宫韩天衡先生水墨山水新营养

2021年01月15日 • 偏方秘方 • 阅读 0

人间无此景应在广寒宫韩天衡先生水墨山水新营养

人间无此景 应在广寒宫韩天衡先生水墨山水新作赏析 洪天雨

晨起刷屏,眼前一亮:跳出韓天衡先生四幅新作水墨山水。圖前有段小文作引。文曰:一組四張。忙裡偷閒為山東學藝展添點新鮮作品。古人有雲:八十歲學吹打是講給老朽聽的。這幾天畫山水不稱南宗北宗,只圖心神寬松。

說得真好。既謙虛,又自信。謙虛者,初次畫山水,老來攻新藝,自稱老朽學吹打,可謂實話實說。自信者,不稱南宗北宗,只圖心神寬松。心中底氣十足,自信滿滿,心氣自然流露,無須刻意掩飾。先生眼界宏闊,學識淵博,縱論畫史,點評古今,已屬家常便飯,對南宗北宗畫風之別技法流變早已瞭然於胸,豈一個熟字了得?一旦出手玩起山水,豈有捉襟見肘之虞?想當年白石老人花甲涉丹青而一鳴驚人,賓虹宗師衰年得華滋而一飛沖天,皆功到自成瓜熟蒂落之必然結果。反觀今日,韓先生初試山水,無視南宗北宗之別,只管將南北二宗打磨成粉合二為一,然後注入自家審美意念之濃湯蜜汁攪拌發酵揉捏造型,復以自家獨特筆墨語言,以自家獨特章法佈局,形成自家獨創之韓宗山水,亦屬水到渠成順理成章之事。與白石賓翁卓然成家同理。此種自信,並非狂妄自大目空一切,全憑根基實力莞爾一說而已。所謂知己知彼胸有成竹,此之謂也。換個角度觀之,若單以水墨山水論,韓先生此言卻亦不虛,果真是八十歲學吹打。因為,此前筆者一直追蹤關注韓先生藝壇行蹤,只見其治印功夫出神入化已經達到國寶級別,草篆書法開宗立派已經初露宗師氣象,彩墨花鳥獨樹一幟已經亮出一面大旗,卻始終未曾見過韓先生在水墨山水方面有何新作聞世。此番忽然亮出新招,自然需要細細研讀一番。約略掃描四幅山水,果然出手不凡!逐一細品慢賞,愛不釋手,心神恍惚,陶醉其中難以自拔。

首幅《月是故鄉明》落款丁酉三月天衡寫。一石一月數樹四鳥而已。構圖以空遠法為之。畫面簡潔空靈,深遠通透。一樹從巨石底部強行崛起,傲然挺立於畫幅左側,520玫瑰秀恩爱 《远征》浪漫情侣打造计划另有三樹(抑或一樹三枝)自右向左橫穿斜插佔據畫面中宮,樹梢頂部相互交融,遮天蔽日親密無間。緊傍樹根,四隻韓鳥並肩而立,照例是個個寬肩細腰豐乳肥臀,左顧右盼各呈姿態。其中一鳥向畫面右上方昂首仰望,將讀者視線帶向畫面右上角濃蔭淡雲之中那一輪明月,那明月在樹葉叢中隱現出沒,似動若靜,雖遮猶現,向人間輕灑一片清輝。此情此景,讓人忽然想起南朝高士吳均《與朱元思書》中描寫富春江美景那段名言:橫柯上蔽,在晝猶昏,疏條交映,有時見日。不過,韓先生大約嫌烈日灼心晃眼,不遂心意,隨手將烈日換成一輪明月,只此一換,畫面立顯清靜幽遠,讓人頓生無限遙思:一帶春水,遠接遙天,山色空蒙,無邊無限,目力所及,蒼茫無際,神遊太虛,飛龍在天。

第二幅《寶塔山》圖,落款亦為丁酉三月。構圖以高遠法為之。一棵古松,從畫面左下方橫向伸至四分之一處,忽然扭身向上,呈s形盤曲向右伸展,上下分枝,各佔地盤。古松身邊,隱約伴以野竹數徑,歲寒二友相依相伴。樹下一塊巨石,並不以筆線寫石輪廓,卻用周遭淡墨襯出白石,復以散苔輕點巨石邊沿自然襯出白石身形。中間才稍用極淡黑色以大小斧劈皴側鋒破筆簡略皴出石質硬度。白石之側,右下角一彎細流從畫面深處由遠而及近蜿蜒而至,衝出畫面。右上方之巨石則以大筆側鋒橫塗斜抹勾出巨石邊緣輪廓,復以淡墨渲染整塊石面。上下二石,用筆用墨極盡反差,筆法迥異,造型各別,黑白分明,耐人尋味。中間古松盤曲之下,自然形成太極圖式情狀。所異者,韓先生將太極圖中心之陰陽魚眼順手移到畫面右上方,以一輪皓月代之。月影中一支寶塔隱隱聳立,斜筆掃流雲,飛雲破皓月,營造出一種動中寓靜的奇特視覺效果。忽然想起唐人王維《山中》詩意:荊溪白石出,天寒紅葉稀。山路元無雨,空翠濕人衣。斯圖捨去紅葉,卻留古松翠竹相守相伴,歲寒三友,只寫二友,捨去性格倔強之梅,獨留虛心柔韌之竹依伴蒼松,此中寓意,自比紅葉意境更深更幽,讓人把玩不已。想起日前在嘉興鴛鴦湖畔,韓先生伉儷遠道而來,攜手參加得意弟子蔣頻南湖書畫個展,二位長者皓首紅顏,慈眉善目夫唱婦隨,相依相伴之情,與畫幅中之微妙意境何其相似!韓先生如蒼松傲然挺立,舉世矚目;韓師母如松畔翠竹,若隱若現。綠葉紅花,不離不棄,人間至情,山高水長。高處皓月影中那支朦朧 靈動的月光寶塔,分明就是韓先生深藏於心中的象牙之塔,高不可攀,只可仰望,只可嚮往,難以接近,不容觸摸。藝術意境在先生心中地位之高潔之神聖,可見一斑。一幅普通山水,無意之中,融入畫家胸中臆象,透出士夫內心幽情,可謂畫中之不二聖手是也!

第三幅《煙雨樓台雨迷濛》構圖以平遠法為之。一株垂柳從右側向下伸展,忽然轉身,平斜伸向畫面正中,未及中央一半,奮然上揚分枝散葉空濛一片,以淡墨大寫意熏染筆法烘出團葉,遠觀,似葉非葉,空濛通透,輕靈優雅。主桿斑駁,韌勁十足,舒枝现在她已经超过100岁了柔軟,隨意瀟灑。迷濛煙雨之中,柳枝輕歌曼舞,搖曳多姿,一派盛世祥和光景。數筆淡墨輕掃之下,即現湖面遼闊之狀。遠處淺灘微露,灘邊綠蔭參差錯落,濃淡疏密此起彼伏連綿不絕。綠蔭叢中,有煙雨樓台隱掩其中。此幅構圖,平遠空闊,以少勝多,疏可走馬,密不容針,計白當黑,以淡勝濃,深得煙雨空濛之妙,大合印章挪移佈局之玄奧。觀此圖,眼前浮出唐人王涯詩中意象:萬樹江邊柳,新開一夜風,滿眼深淺色,照在綠波中。韓先取捨有道,萬樹江邊柳,獨選一婀娜,以少勝多,以一敵萬,留無窮空間讓讀者遐想補充。弱水三千,吾只取一瓢飲。此高手取捨之道也。

第四幅《萬壑松風》構圖以深遠法為之。近處一抹巨岩,清泉流淌。三五棵古松或挺或臥,姿態極盡其妙。兩棵勁松攜手挺立而自己的猪圈就在山坡上聯袂向上,昂揚挺拔,主桿骨節裸露,老辣無比,盤筋錯骨,枝繁葉茂;兩棵臥松探身深谷,復又昂首遠眺,以武林高手打醉拳時鐵板橋身段出之,呈風吹荷葉根不動之絕妙境界。遠山嵐氣浮動,以留白之法不著一筆騰出動態雲霧空間,以浮動之鮮活嵐氣將群峰攔腰隱去,峰嶺交錯,濃淡映襯,在嵐氣中悠悠浮動,如入仙境,令人神遊畫中流連忘返。細察,橫嶺側峰皆以沒骨法為之。深得宋人馬遠法常遠山筆墨之妙。觀斯圖也,心中自然湧動王摩詰《山居秋暝》之意境:空山新雨後,天氣晚來秋。明月松間照,清泉石上流。竹喧歸浣女,蓮動下漁舟,隨意春芳歇,王孫自可留。細品之下,斯圖較之王維詩中意境,又自不同。王詩清新,已寓遠離人間煙火,擺脫都市喧囂之意。韓先生此圖,意境似覺更進一步,已經完全脫離塵俗之氣,呈一派仙風道骨之相。踏遍神州青山,卻也難覓此景!

細品韓先生四幅山水新作,空遠高遠平遠深遠,四法皆備,各臻其妙。純施水墨,不著一色,卻计划送给台湾的自行车寫盡人間春色,營造出心中仙境。畫面空靈卻鮮活,高古復親切。構圖之精到,筆墨之妙變,畫面之高古,意境之深遠,讓人嘆為觀止。此類作品,心境未達純淨境界者,終其一生無法為之。韓先生生性淡泊,學養深厚,功力精到,境界高古,均非常人能及,故能出手皆成絕響。筆者面對四圖,反復把玩,品味良久,略有感悟,即作古風一首為記。詩曰:

純墨佳山水,古今推韓風。鴛湖岸邊柳,絕頂岩上松。

遠山湧仙氣,月色有無中。人間無此景,應在廣寒宮!

TX振东
艾塞那肽可以自己买吗
清远牛皮癣治疗方法

合作伙伴

友情链接